首页| 女性话题| 房产资讯| 汽车资讯| it资讯| 小说| 教育资讯| 美食资讯| 求职招聘| 农业信息| 电商资讯| 育儿资讯| 航空资讯| 更多

林丝雨蔚空叶犷小哑巴小说阅读

【发表时间:2020-09-13 11:21:11 来源:股牛网】

《》小说是一本言情小说,主角是林丝雨蔚空叶犷,这里提供林丝雨蔚空叶犷小说阅读,小哑巴小说剧情出人意料,不容错过。从孤儿院回来后,林丝雨始终在意那几位老妇人说的话,加上工作,她对那里更好奇。有时间就上网搜索,甚至还托人寻找信息资料。

精选内容:

从孤儿院回来后,林丝雨始终在意那几位老妇人说的话,加上工作,她对那里更好奇。

有时间就上网搜索,甚至还托人寻找信息资料。

几天下来,收获颇丰。

那天听到孤儿院的事情并不是空穴来风,爱之光确实只收过三个孤儿,一个已经被原来的父母认领,一个也被收养过,但因为家暴那个孩子又自己跑回来,回来的那天他的身上全是伤。

而蔚空作为唯一一个见证孤儿院发展的人,精神上也有些问题。

林丝雨整理完关于孤儿院的所有资料,她突然觉得这件事有点悬,右手食指不停的拨弄鼠标。

“在看什么?”

叶犷大手捂着她的眼,暖暖的,他能让她感到安心。

叶犷瞥了一眼,电脑上显示的是有关蔚空的一页。

仅仅四个字,他却已经感到了沉重。

“脑部重创”

她的哑,不是天生的。

林丝雨掰开覆盖在眼睛上的手,装作埋怨的样子。

叶犷呢,他的手刚刚好被放在某人的胸口,软软酥滑。

不怀好意的笑,然后……他挨打了。

送林丝雨上班的路上,叶犷仍在想着之前看到的四个字,不知道为什么,他忘不了。

叶犷依稀记得铁棒与地面摩擦的声音,以及金属与肉体碰撞的感觉,疼。

今天车开的特别不稳,不用猜,林丝雨就知道他有烦心事,所以,为了不加重叶犷的烦恼,她只好把那些准备了很久很久的话咽回去。

叶犷目送林丝雨走进公司,那幢高楼,它的外观他已经看烂了,可他始终没进去过一次,他不稀罕。

叶犷开着车在街上瞎转,不知不觉车又停在了铁门前。

爱之光孤儿院……

叶犷点了一支烟,深吸一口,念到。

他没下车,因为铁门前坐着一个疯子。

还是泛黄白短袖,都十月份了,她是没有冷觉吗?

蔚空四处张望,偶尔低头玩身边的杂草,只是但凡一丝风吹草动,她又会抬起头。

烟很快燃尽,叶犷发迷自己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。

扔掉烟头准备走,眼睛再一次看向那个方向。

疯子身边多了四个男的,五大三粗,一个个叼着烟。他们在……调戏疯子。

不管她的闲事,车已经掉转头,偏偏两声“啊——啊——”入耳。

叶犷,你真他妈有病。

使劲儿撂上车门,那响声引起四个流氓的注意。

“咋?就你那样,还想学英雄救美?”

“嘁。”

叶犷的注意在那个疯子身上,被别人抓了不会反驳啊,踢蛋呐,笨!

“呸”

有个人吐掉口中烟,挽了袖子,就向叶犷走来。结果,被叶犷打的鼻青脸肿。

叶犷整整衣领,对那些人说,“不怕死,就一起来呗。”

顿了顿,看一眼蔚空,他又说,“为了个哑巴值得吗?你看她那么脏,说不定还有疾病。”

那个被打的男人冲另三人使使眼色,估计是怕出力不讨好。他们临走时还一人又点了一根烟。

叶犷看着他们的样子,可笑。

回过头,蔚空也在看他,纯澈眼眸。

兴许是觉得自己做过伤害她的事,叶犷迅速移开视线。

“别误会,就看不惯这类人,再说……”

那些学生时代一挑五的事迹还没说出,叶犷就感到左脸颊麻麻的,等他回过神来,那人已经一瘸一拐走了。

他妈,竟然被女的撩了,而且,还是个哑巴。

开车回去的时候,叶犷烦躁的很,他想快点发泄发泄。

但他心里那点燥热劲儿,一进家门就全没了,去阳台吸了整一盒烟才缓回来,想他也亲过不少女人,怎么这次就那么不一样呢。

书房,林丝雨的电脑还开着。叶犷在门外徘徊很久,进去从电脑上传输一份文件到手机。

孤儿院的事慢慢的拖了一个月,林丝雨两面夹击,异常苦恼。

叶犷环抱着她,那瘦小的让他心疼。他不想让她难受,但又能做什么。

“叶犷?”

“嗯,在。”

“明天帮我个忙吧。”

“说。”上刀山下火海,他都给她干。

林丝雨安心了,她就是贪恋和他在一起的这种感觉。

时隔一个月,叶犷又驱车来到孤儿院。

十一月的这里,除了多些枯黄的落叶,没太大变化。够破败了,还能怎么变。

铁门之中,桂花香还在,这次,叶犷深深品了一口,不甜,很苦。

罗院长在亭子里等着他们,距上次见面,她的头发稀少了。

“都好了,可以走了。”

罗院长拍拍身后,叶犷这才看见她后面躲着的小孩儿,个子不高,脸上有许多伤疤。

林丝雨弯腰拉着他的手说,“等下姐姐带你去个好地方,嗯?”

孩子没说话,只一个劲儿往罗院长身后躲。

林丝雨不觉得尴尬,因为她知道了他的经历。

叶犷看了一眼手机,“走吧,车来了。”

孩子听到车这个字更加恐惧,急着撇开林丝雨的手。

他怕。

“没事儿啊,乖。”

罗院长牵着他的手走出孤儿院大门。

门外有辆出租车,林丝雨给司机交代了两句。

间隙,罗院长摇下车窗,这个她待了二十年的地方彻底的完完全全要离开了。

秋风窜入车厢,带着点点桂花味道,随后,淹没。

林丝雨和前来拆迁的人讨论事宜,叶犷就在边儿上站着。

点根烟,吞云吐雾中,显现出一瘸一拐的身影,没了拐杖,果然还是走不稳。

叶犷给她开了副驾驶的车门,然后朝林丝雨点点头。

远远的,她回给他一个微笑。

心情不错,叶犷发动车前,特意提醒蔚空系好安全带。

叶犷开车很快很稳,蔚空这土山包儿很不适应,胃里酸味翻滚。

“喂,别吐车里。”

叶犷手忙脚乱的停车,刚开车门,蔚空就吐了。

看着就恶心,怎么就没提前问她晕不晕车这回儿事。

罢,他也没心情开车了,正好停车地风景不错,叶犷就带着她四处瞎转悠,总之,天黑前别回去就行。

昨天晚上,林丝雨说瞒着蔚空悄悄把房子拆了,到时,她知道也晚了。

直至目前为止,事情进行的还算顺利。

蔚空膝盖有伤走得慢,叶犷也降低步伐,尽管极不情愿,可总不能又让她被地痞流氓调戏吧。

风不动,树不动,叶犷想找点事情分散注意也不能,耳边始终是蔚空大喘粗气的声音。

实在忍不了,回头看她一眼,她也直勾勾看着他,那纯澈的眼神一下子又让叶犷想起来那天她亲吻的感觉。

“嘁,走快点。”

蔚空一直是盯着他的脸。

接着叶犷遇到了甚是惊恐的一幕,他被疯子戳了脸。

“你……”那句有病没骂出口,就有看见疯子又手舞足蹈。

她在说,“等我等到他们就告诉他们我过得很好。”

过得很好,有吗?

叶犷不屑,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遇见了你啊。”

他抽烟的动作停顿,缓缓在她身上扫视,这是他最认真的看。

“哦,他们是谁。”打火机擦出火花,烟被点燃。

“我母亲啊,她说她会来找我的。”

叶犷吐口烟,孩子想法,“去哪儿找你?”

“老地方,孤儿院门口。”

孤儿院门口,那里啊……

叶犷微怔,他突然明白蔚空为什么不同意拆迁了。

她在等人,不,她在等一个回答。

叶犷把烟扔在地上,狠狠踩灭。他越走越快,撂下蔚空一大截。

心里堵得慌,有负罪感,他们亲手把她的回答给毁了。


教育机构管理系统 https://www.xiaobaoonline.com/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推荐